蝉鸣

时间: 作者:完队

  邾镇后街的拐角处就是伤兵的家汇盛国际。破败的院落就像伤兵一个人过的日子,歪歪扭扭没着没落的样子。院里对着堂屋门堆着一座坟,没有人无事来他家串门,除了找他卜卦的人,绕过坟进他的堂屋。

  伤兵会卜卦,据说很灵验,很远的地方都有人来找他。

  这天伤兵去镇子西的棒子地里拔草,一场连阴雨让地里的草长得比棒子苗还高。日头偏西才提着盛满青草的篮子回家,路过西门外那棵大梧桐树时伤兵住了脚。树冠若伞,茂密的树叶子营造的凉荫,诱惑着过往的人。

  伤兵靠着梧桐树坐下,努力地伸直腿。在地里拔了一上午的草,这个姿势让他很舒服很解乏。他的举动惊动树上的一只蝉,从一处飞到另一处。伤兵的目光在树上扫了一遍没看到蝉,目光就从树叶上滑到旁边的草垛上,他起身走过去,一只手轻车熟路地插进草垛掏出一个酒瓶。回到树下,从草蓝子里掏出一把酸枣,酸枣是地边摘的,小酒就着酸枣,让伤兵的惬意在树荫下慢慢扩散。

  酒瓶见底的时候,伤兵看到远处一个人向镇子走过来。六月的太阳把路面烤的摇摇晃晃的,沿着摇摇晃晃的路面望过去,伤兵就看到来人手里提着的酒瓶。

  来人走到树下停住,看着眯着眼打盹的伤兵。

  “大叔,给您打听个人”来人小心地问,“邾镇会卜卦的伤兵家怎么走?”

  伤兵眯着眼,“什么事?”说着话一个酒隔犯上来,“我就是。”

  “真巧,老天爷安排的呢!”来人说着把酒瓶举到伤兵面前,“有件事求您点拨点拨。”

  伤兵闻到酒味,睁眼看到酒瓶心里一乐,但他使劲地抿了一下嘴,把心里的乐又咽了下去。“什么事,说吧。”

  “我女人跟人走了,不知道还能不能回来?”来人说话的语气和他的头一起低下来,“想请您给卜一卦看看。”

  伤兵的心一沉没说话,抬起头找树上的蝉,蝉鸣声很聒噪。没找到蝉他只感觉到每片叶子上都有蝉鸣的回声。

  “凡事都有规矩,就像我给人卜卦。”伤兵说话的时候,眼睛还在树上找。“我的规矩是和女人有关的卦不接!”说完,伤兵直直地看着年轻人的脸,心里一动,一个酒隔犯上来堵在嗓子眼里。

  “你走吧,我帮不了你。”伤兵不再搭理年轻人,又背靠树闭眼养神,眉头拧成一个疙瘩。

  伤兵一闭上眼,就能清晰地看见他的女人,一看到女人就看到女人幽幽的两只眼。女人留给伤兵最后印象就是幽幽的两只眼。那天伤兵和陈皮一起走出村子时,女人就是这样看着他。

  伤兵是真不想去贩私盐的,舍不得新娶的女人。陈皮劝他,“你就眼睁睁地看着你女人跟你受屈?这些年我已经跑出路来了,你跟着我保准有钱赚!”

  伤兵就去了。回来的路上和陈皮走散了,回到家也没见到陈皮,自己的女人也不见了。

  “就是回来我咋办呢?”年轻人不甘心地又问。

  被惊醒的伤兵站起身,提起草篮子就往镇里走,他不想看年轻人的脸。走了几步又停下来,还是转身看了一眼,没说话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  自从女人走了之后,伤兵就和酒瓶一起过日子。伤兵的酒瓶散布在镇里镇外任何一个隐秘的地方,一个墙缝里一个石堆里或一个草垛里。

  日子就在酒瓶里不紧不慢地飘走了。他一直不明白女人为什么要走,而且走的无声无息。看着女人留下的东西,拿酒瓶的手就把握不住了,他把女人东西埋在院里堆成一座坟。

  三天后,那个年轻人又来了,不是一个人来的,独轮车上推着一个老女人。伤兵看到独轮车上的老女人的时候,觉得几十年的日子一下子都没了。他看到了那老女人幽幽的两只眼,那眼里虽然填满了岁月和病痛,但幽幽的气息还是让伤兵喘不过气来。

  “这些年俺娘过得不好,梦里经常念叨着您的名字。”年轻人说,“现在她病了,大夫说没多少日子了,俺娘想来看看您。

  年轻人扶着女人进了大门,再扶着女人进堂屋的时候,伤兵伸手挡住了。“这个屋是我的,那个屋是你的。”伤兵指指院里那座坟。

  年轻人一愣,老女人却笑了,有泪慢慢流下来。

  “我这辈子是对不起你了,下辈子还你。”老女人说话有些费力,每个字都揪着伤兵的心。老女人看看院里的坟说,“求你让我回家住吧!活着不能填你的屋,死了填你的屋,下辈子好在你跟前赎罪。”

  伤兵抬起头,太阳光哗哗地流下来,他耳朵里全是蝉鸣的声音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
推荐图片Related

相关文章Related

查看更多热门新闻


首页 | 最新网址 | 游戏玩法 | 最新动态

Copyright © 2018-2019 汇盛国际 版权所有

系统要求:本站自适应各终端浏览器分辨率

请使用Google、Firefox、IE9、百度浏览器登录网站

网站地图 | RSS订阅 | 汇盛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