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情永远_2

时间: 作者:已示

  “没有天哪有地,没有地哪有家,没有家哪有你,没有你哪有我。假如你不曾养育我,给我温暖的生活,假如你不曾保护我,我的命运将会是什么……”

  每当听到这熟悉的旋律,泪水便模糊了我的双眼。一位瘦骨嶙峋的身影仿佛就出现在眼前。

  这就是我的父亲啊!

  五年了,每每想起父亲,内心充满了愧疚。

  我没有在父亲生病时正真地伺候过他,没有给父亲买过像样的衣服。父亲突然离去,不再给予我孝顺的机会了。记得母亲刚刚去世,我去看父亲,见面时,说不出一句话,只有流泪。我们都在想念母亲。那间窄小的老屋显得空荡,父亲显得那么瘦小。父亲告诉我,梦到和母亲住着一间很宽敞的房子。那时,父亲两眼直直的,问我,是不是他的灵魂走了?是不是已经在母亲的墓穴里了?我只是安慰父亲几句……父亲内心是恐惧的,在孤独与恐惧中度过每一个长夜。害怕连窄小的土房子也住不上了。冥冥中,似乎有一种暗示,父亲最终没有走出那个冬季。

  父亲摔了一跤,住在了市医院。

  就在我赶到医院的时候,父亲看到我竟然像小孩一般欢喜,表现得那么兴奋。喋喋不休地和我说起村里发生的家长里短。本想让父亲休息一会儿,可又不忍心扫了那高兴劲儿。医生一再叮嘱不要随意走动,父亲表现出异常的坚强,非要自己去厕所,自己倒水喝。其实,父亲已经不会咽东西了。父亲是脑干出血,岂能随意走动?现在想来,说不出的后悔啊!

  就在父亲检查身体的时候,脱去鞋子的那一刻,看着父亲穿着补丁的袜子,我甚至嗔怪为什么不穿双新袜子,父亲忽然有点不好意思:“旧袜子补上补丁暖和。”脱去袜子那一瞬间,我的心里酸酸的,差点掉下眼泪。父亲的脚后跟积满了厚厚的污垢,一看就是很长时间没有洗脚了。父亲有哮喘,弯不下腰,自己不能洗脚。那刻起,我不再顾忌,我要接父亲回家。

  可是父亲不再给我机会了。转院打车的时候,父亲以为是去我家。精神忽然很好,还叮嘱带上自己的洗漱用具。蓦然间,才知道父亲是那么渴望和我生活在一起。然而,我没有做到。

  第二天上午八点。父亲走了。父亲走得很匆忙,双眼没能闭上。我跪在床前,小心地为父亲揉合着双眼。生怕惊醒了父亲。

  一路送父亲回家。

  “大大,女儿对不住你啊,让女儿给你穿最后一次衣服吧!”我悲戚着跪在了父亲的身边。

  那一刻,父亲双眼微微睁开了。我能感觉出父亲是安抚我失落的心,或许是告诉我没有责怪的意思。

  五年了,我一直不敢触及内心的痛处。可我知道,四十年前,父亲把我抱回家,用瘦弱的身体挣钱供养我……记事起,父亲就很瘦弱,常常有病。做事小心翼翼,性格温和。小时候,我特别羡慕小朋友的父亲虎背熊腰,高大魁梧。也羡慕小朋友的父亲暴跳如雷的脾气,从来不受外界欺负。每个夜晚,看着挂着半截窗帘的窗子,总是担心大人们常说的“偷毛贼”出现,害怕瘦弱的父亲不能打过毛贼。每个夜晚来临,我总是蒙着被子睡觉。这样担心了好多年,贼没有出现。那些脾气暴躁的父亲们,常常带伤回家。我们家一直很平静。

  我长大了。父亲却老了。

  父亲在一个小煤矿上班。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,我们家的温饱是个大问题。于是,父亲在山上刨开一块儿又一块儿荒地,种上山药、粟子等农作物来添补粮食的空缺。晚上下班后去给一个厂子里打制炉筒子。额外挣些零钱,尽力使紧巴的日子宽松些。每次做到深夜12点才肯回家。

  我7岁那年,家里买回了收音机,父亲教我如何使用,怎么听小说连播。那一刻起,我便喜欢上了小说,喜欢上文学。

  父亲总是用废弃的东西制作出好多新颖的玩具。记得过春节时,小朋友自己糊个灯笼,里面点上蜡烛。美滋滋地在街上玩。而我的父亲,竟然把糊好的灯笼装上小灯泡,拉上电线,手柄按上电池、还有开关。那时我提着灯笼一出现,小伙伴们都很羡慕,围着我转呀转的。父亲还给我编蝈蝈笼子、焊滑冰车、用铜丝为我做发卡……父亲还能把铁皮制作成茶壶、簸箕灶火门子、煤铲、饭铲等等……我成家后,父亲送了我这样一些家具。直到现在,还使用着,舍不得扔掉。

  父亲年纪大了,好多事,总是处理不当,我常常责备父亲。殊不知父亲早已是个病人了。

  每次想起父亲被我责怪后,两眼总是呆呆地看着地面,好像一个犯错的孩子一样无助。现在想来,我的心就像被揪裂似得疼。父亲用瘦弱的身体顶起一片天,让我健康地成长。我却没能给父亲营造一个幸福的晚年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
推荐图片Related

相关文章Related

查看更多热门新闻


首页 | 最新网址 | 游戏玩法 | 最新动态

Copyright © 2018-2019 汇盛国际 版权所有

系统要求:本站自适应各终端浏览器分辨率

请使用Google、Firefox、IE9、百度浏览器登录网站

网站地图 | RSS订阅 | 汇盛国际